机灵鬼鬼鬼


喜欢爬墙,慎关⥥
每天异常想睡pcy

【邪簇】沙海相声大会

一个个小段子而已



黎簇:“苏万,你知道最悲催的事情是什么吗?”

苏万”:“诶,不知道呢。”

黎簇:“是在洗澡的时候,突然发现吴邪给我的那条金链子竟然飘了起来……”






每天早上起来,黎簇都会站在镜子前,问“镜子镜子,谁是世界上最nb,最帅的男人?”这时,他听见吴邪慵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“黎簇…”本以为他会说黎簇是最帅的男人,结果吴邪挤了挤黎簇“别挡着我照镜子”。。。。







好不容易将苏万拉上车的黎簇,转头对苏万说:“苏万,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带你来清理口腔吗?”

“因为吴老板给你钱了?”

“不,是今天早上我用你的牙刷刷了厕所,忘了告诉你。”。。。







“宝贝儿,叫声爸爸我听听呗。”

“有病?”

“叫一个嘛,小毛同志~”

“滚”

“昨天晚上你都叫了啊!”

“一个月别上床!”

“爸!”






一天晚上,吴邪带着黎簇去吃面条。

“老板,来一碗豚骨拉面!”

“得嘞~”

吴邪宠溺的笑笑,对黎簇说“一会我有个礼物要给你。”

等到拉面端了上来,吴邪阻止住黎簇想要去拿筷子的手“宝贝儿,我给你写了一首诗。”

……

“你看,这个面他又长又宽,就像,这个碗他又大又圆。你和我,来这里,吃面,我很开心。”







“王盟,老板总说黎老板爱嘴上运动。不就是爱吃饭爱打嘴炮嘛?”苏万以前是这么想的,但是看到王盟一脸猥琐的笑容,他突然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但是,还能做什么嘴上运动呢?真是要崩溃了,苏万这么想着。






“诶,吴邪,我给你推荐个游戏吧?”

“嗯”

“第✕人格”

“怎么玩?”

“一会,我教你就行了,我怕你笨,咱们就开房间玩吧。”

“哦,好的,你等下。”吴邪拿出手机,熟练的拨通了电话号码“订一间房,老规矩。”

Emmmmm?










【邪簇邪】无差,一个小梗而已

一个微博上的小梗(希望大家可以看懂)




吴邪:请问,你是大一的学生吗?


黎簇:是啊。


吴邪:那你能cao我嘛?


  。。。。。




黎簇:好啊

【邪簇】虐恋

ooc预警

超短



     当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欲望

   你还会相信爱情吗?


“信,我相信…艹,信个屁。”

黎簇靠着墙,硌的他后背有点疼,巷子里传来一股腥臭的味道,他皱了皱眉头,“靠,真特么恶心,在这种地方做。”他想走,但是双腿却无法合拢,乳白色的液体还在往外流,裤子上全都是这种东西。


看来,又要等上几个小时了…


抬起手挡住近处一家酒吧的霓虹灯牌,减少一些对眼睛的刺激,他眯了眯眼睛,试探性的动了动脚踝,向后挪了一步。“嘶”倒吸了一口凉气,感觉额头上有了一层薄汗,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,但是如果继续待在这里,恐怕……


花了好大劲系上裤子,拖着步子,慢慢向前挪动,到了巷子的转角处还不忘回头比了个中指,在这种地方做,真恶心。

他心里最瞧不起这种为了钱或者权利脱掉自己裤子的人,但他不也是这样的人吗?或许,一开始他觉得自己和他们不一样,他为的是爱情,没有看上那人的股份,也没看上他的别墅,他只是想要一个他爱并且爱他的人。


他现在还清楚记得,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,他对他说的话“你是狼还是怎样,在我面前成为顺从的狗就好了。”


他第一次背叛他,他原谅了他。第二次,他把一个女人带回家,他也没说什么,认为只是他玩心太重了,过段时间就腻了这个女人。第三次,他听说他要和女人结婚,他开始有点慌了,但是还是选择相信他。再后来啊,他基本不回家了,他一直等着他,可是等来的却是被卖了,成为了男ji。


几乎每天都有几个顾客,他们或许是sm,或许是轮jian,或许是看着他自wei。或许是在厕所,或许是在床上,或许在那个巷子里。


一次在他被迫接客的时候,一股异样涌了上来,想吐却吐不出来,他拿床边的花瓶砸在了那个肥头大耳的老家伙的太阳穴上,差点把人砸死,第二天就被那人的几个小兄弟肏的半死。


从那以后,他习惯了,麻木了。对吴邪也说不上恨,他也想恨他,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。


他很介意别人说他胖的,但就是因为吴邪一句“不要减肥了,你又不胖。再说了,胖乎乎的手感好嘛。”他放弃了减肥的想法。也是因为吴邪说他笑起来很好看,让他养成了不管多大委屈都笑着的样子。

他喜欢说脏话,但他从没对他说过,就算他不用run滑直接进入,就算被他伤的遍体鳞伤。




mad,吴邪老子累了。

【邪簇】脑洞

宝贝们,我前几天手机坏了,iPad上面没有lof,所以就好久没写文。突然最近很迷se情主播这个梗,感觉很羞耻,但是仍然很刺激🌚所以,我怕大家脱坑,所以先看看有没有人想看,再找时间写

占tag致歉

关注需知:

欧美圈:铁虫,贱虫,锤基,盾冬。(只萌不写)


南韩圈:白灿,开度,all灿,勋灿。(偶尔写,如果没人喜欢就删)


二次元/小说类:巍澜,花怜,冰秋,邪簇,夜澜(专注写这几对)


真人cp:博君一肖(可能写)


我喜欢爬墙,然后如果有西皮洁癖的就别关注了,因为我比较喜欢多p(虽然不一定写)

还有,小红心和蓝手手是写文动力,有时候我觉得写手真的需要这个,可以知道自己的不足和优点,虽然我只是个十八线写手,但我觉得可以写出让人喜欢的文是很开心的。


目前主cp是邪簇和白灿,不希望大家来我的脑洞或者文章下ky,攻受什么的我喜欢我自己会安排,灿白是真的不磕,别逆。

☆只要文没有热度,就弃坑。

☆ky党别出现在我的评论里,谢谢。

☆借梗OK,请艾特我,或者评论里说一下,如果这个梗我已经写了,请不要再用了。

☆脾气好,但不接受没营养的批评和尬黑,不喜欢文风就不要看了,没人求你,谢谢配合。

记一个梗

BE!!!!

渣攻,在未来会出现一种机器人,就是xing伴侣差不多吧。


然后就看中了受,本来只是玩玩而已,没想到受已经有了感情,而且一直以为攻是爱自己的。所以付出了很多,但后来还是被辜负了,甚至一点都没有迟疑的被攻丢进了机器人回收厂。在被回收前却还想着攻会回心转意,眼巴巴的望着门口,就为了等那个熟悉的身影,可是终究不会有,也永远看不到攻在送走他的下一秒去找另一个人欢悦。




“别想了,你不过就是一个机器,让我shuang就行了”


“真以为我对你能有什么留恋?真是好笑”


“难道你没有爱过我一点点?哪怕一点点?”

“机器不该有感情,我从未爱过你,说了,只是玩玩而已。”


“我想等,等到你回心转意哪怕只是可怜我一下”




tag不妥删,因为想知道写哪个cp好,所以听听大家意见。(私心白灿啊,这对太冷了)

【邪簇】无标题

注意避雷★★★



“喂”,吴邪向后捋了捋前面小人儿的头发,“我说,你能快点吗?”
“唔…等一下,马上了就好了,不会让你等太久的。”说着埋下头继续嘴里的活儿。
男人挑了挑眉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靠椅旁的桌子,“哒哒哒”的声音此时显得特别清晰。
“你到底好了没,我都快没感觉了,你也太慢了,快点!”
黎簇瞟了他一眼“急什么急,马上了!”

看着黎簇正吞吐着的嘴巴,吴邪咽了咽口水“我说小孩儿,你能不能好了?再不快点,水都要流出来了。”

“烦不烦,都说了马上了,反正爽的是你,急什么?”有些肿胀的嘴,衬的他小脸更白净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仿佛过了半个世纪

“你能不能tian快点?小祖宗我真的不舒服,我要释放一下。”
“别说话,一会的,再等会!”
“水都流出来了,都弄到手上了,脏不脏?”吴邪挑起黎簇的下巴,拿纸为他轻轻擦拭着红肿的嘴巴,“快去洗手。”
谁知,小孩却拿起手指轻轻舔舐了几下“唔,黏黏的”

“快去洗手!再把嘴擦干净!”
最后只能无奈的跑去卫生间把手上的粘稠洗了下去。






“这雪糕可真甜。”黎簇美滋滋的捧着自己的脸蛋
只看到对面男人一脸黑线“祖宗,你对冷空气过敏你不知道吗?嘴都红了,下次不许吃了!还有…为什么你吃雪糕就不让我上厕所?”
“你不是说你都要没感觉了吗,所以我才慢点吃的”
“emmm?合着是我自作自受?”


谢谢食用❤️❤️

【邪簇】牵手手

☆私设邪帝有洁癖
☆ooc预警
★严重沙雕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到黎簇从门外走了进来,吴邪赶忙迎了上去“外面很冷吧?”一边说一遍把黎簇往怀里拉了拉。“没…”说着黎簇吹了吹手。
“吴邪…”
话还没说完,就被吴邪给堵了回去“哎呀呀,你看看你现在是正发育的时候,怎么出门不带手套?”说罢便要去给黎簇搓搓手,暖和一下。
“诶”没料到小孩把手缩了回去。
“怎么了?我帮你暖下手,不然会冻坏的。”
“不要。”
“为什么?一回来就看你脸色不太好,你不会又不开心了吧?”
“没…”黎簇张了张嘴似乎还要说点什么,却又被吴邪抢了先。
“那是怎么了呢?谁欺负你了?”因为吴邪抢了自己的话,所以黎簇决定整整他。
“对,你欺负我了!”
吴邪一听慌了“哎呀呀我的小祖宗,我这又是怎么欺负你了”
“你自己想想怎么惹到我了!”
吴邪翻了翻白眼,努力用脑子回顾了一下自己的行为。“难道是我背着你下斗那件事?”
“难道是上次我和胖子他们又喝醉了没回家?”
“或者我和别人说你是我家小媳妇?”看了看黎簇的表情,吴邪很疑惑了,怎么感觉好像很严重的样子。“所以说到底怎么了?”试探性的看着对面的小孩。
“没什么。”黎簇把手伸进了吴邪的两手中间。“其实吧…”
吴邪吸了口冷气,静静等着黎簇说后话。
“其实呢,我只是打了个喷嚏,没有纸,本来怕你有洁癖所以没让你碰,但你这么‘诚实’我就让你摸下吧。”
吴邪瞬间石化…
“那我们来算算帐吧?为什么又背着我下斗?”最后只看到对面小孩勾起一抹冷笑。



“媳妇~鸭梨~黎簇~黎小朋友~”吴邪站在门外搓了搓手,“让我进去睡吧!!!”

【邪簇】cp向随便100题(bushi)二

文章一评论有链接


问卷采访对象:黎簇,吴邪
问卷主持人:王盟
问卷出题人:作者


王盟:“嗨,大家好,欢迎大家再次收看《耽美西皮之随便瞎jb问》系列第二章,本文由“并没有什么”赞助商冠名提问。”

王盟:“那第一个问题,如果送对方礼物,你会选择哪个?”
黎簇:“护肤品吧,他可能需要保养下了,这样就不会让别人看起来总是说他像我爸爸了。”(笑Cry )
王盟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,赶忙捂住嘴偷瞄老板
吴邪:“TT吧,会很有用。”
“吴邪,你有病吧?🙄”黎簇发出黎簇的声音。吴邪也不理他,继续说“其实他还蛮适合薄荷味的,因为这个就是比较shuang吧可能,所以我们每次都这样买的。”说完后,王盟还很懂似的点了点头。直到黎簇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去锤吴邪的时候,两人才停止延伸讨论。

王盟:“好的,下一题,请问两个人在Make love 的时候,对方哪个动作最让你兴奋?”
黎簇:“好猥琐的问题…我觉得作者八成脑子有坑。
咳,还是……还是舔手指的时候吧…”😳
吴邪:“叫的浪的时候😎”
“咳,下一题”

王盟:“请问对方什么时候接吻感到最浪漫?”
黎簇:“反正不是倒斗的时候,那就…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吧。”
吴邪:“床上的时候。”

王盟:“两位关系进展的如何?”
黎簇:“就是朋友已满,恋人也满了”
吴邪:“该做的都做了,不该做的也做了”
王盟:“那什么是不该做的?”
吴邪:“不该做的,我不会做。”

王盟:曾向对方撒过谎吗?
黎簇:“有过一次吧…就是晚上的时候,他问我和梁医生的事儿,我没告诉他我在沙漠里背过梁医生。”
“是嘛?你小子胆挺大啊,回去再收拾你哈。”然后王萌萌就静静的看着黎簇撒娇卖萌的去求放过。

王盟:“你认为谁是对方的损友?”
黎簇:“胖爷,他总叫吴邪去喝酒,回来还要我背他,弄得一身酒味,第二天我都下不了床。”
吴邪:“梁湾吧,不过他俩好像还不算朋友,陌生人熟悉点,对吧?”
黎簇:“对对对”求生欲可以说很强了。

王盟:“请问,你是攻方还是受方?”
黎簇:“这种问题,谁会说自己是受啊?”
吴邪:“什么意思?我知道一个用戴t,一个不用”
好吧,你对tt到底是多执着啊!

王盟:“初次的地点是?”
黎簇:“这个我可是记忆尤深,在苏万他家客房里。”
“感受如何?”
黎簇:“贼鸡儿疼”
吴邪:“比下斗刺激”

王盟:“初夜的早上第一句话?”
黎簇:“我饿了”
吴邪:“要不要今晚再来一次?”

王盟:“多久一次?”
黎簇一脸看弱智的表情回答道:“谁会这么在意这个啊?大概一天四次,一个月三十多次,昨天是三次,前天是四次,但是不可能每天都做啊,所以上个月我们一共是十五次,嗯,没错!”
就问你打脸不?打脸不?

王盟:“请问从小到大,一共做过几次……”
黎簇一脸匪夷所思:“不是刚问过吗?数不清了,太多了”
吴邪认真道:“无数次。”
“飞机…”啊喂,我是想问坐飞机啊,坐飞机,能不能把话听完?

黎簇:“好吧,回答你上一个问题,应该是十七次吧。”
吴邪:“二十三次。”
王盟:“那,和对方一起做过几次?”
邪簇:“十七次”

王盟一脸奸笑装腔作势的问:“听好了,最想哔——的地点是?”
黎簇无奈的挥挥手:“他一直想在飞机上……”
吴邪眯了眯眼:“嗯”

王盟:“怎么看一些制服play?”
黎簇:“我肯定不会穿这些奇怪的衣服的,绝对不会”
吴邪:“我觉得OK”
王盟:“那你希望对方穿什么样的制服?”一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黎簇刚要说话,就被吴邪抢答了:“lo娘吧,不知道算不算制服。”
黎簇挑了挑眉:“我说吴大爷,你怎么做到连lo娘都知道却不知道攻受的?你以前不会是萝莉控吧?咦~~”后者一脸,我不知道,我不懂,你在说什么。

王盟:“觉得对方和充气娃娃比,有什么区别?”
黎簇:“有温度,而且会动”
吴邪:“更紧更软,而且会出水,会吞…”被黎簇连忙捂上了嘴,“呸呸呸,我改,吴邪不仅是刚说的那些,还有就是伺候爷伺候的爽,懂得如何讨人喜欢。”
王盟:“那就是说,两个人还是有体验过充气娃娃,自己撸过?”
邪簇:“卧槽,你闭嘴!”两人还真是默契呢!

【邪簇】同居日常

☆不确定是不是长篇
☆白玩不腻的转性梗,双转!
☆ooc?不存在的(滑稽)
☆周记体

是的,你没有看错,眼前这个散着头发,有这一对大约c型大胸的妹子,就是我,黎簇,黎小爷,哦不,是黎小姐。早上一起来,床头还是那双袜子,枕头边还是那个草莓味的tt,所以初步断定,我没有经历所谓的操蛋的穿越戏码。但镜子前那张干净漂亮的脸蛋和胸前的大白兔是什么鬼?我虽然喜欢大胸妹子,但是自己也不想变成这样啊!!揉了揉自己的胸,嗯,软夫夫的,一脸满足。

转性这种事吧,我也不是没看过文,按理来说,我在转性后应该去找吴邪想办法,然后勾引他,对吧?有一些奇怪的把我变回来的方法,比如为爱鼓掌或者亲亲嘴什么的,我倒是觉得都不是太大的问题,但问题是,那个死猪现在还没有起来,啊喂!我该怎么办?我好方。
穿上衣服,突然发现,哇凑,我真特么辣。直到我看见了醒过来的吴邪。hhh,皂滑弄人哦!我真心不羡慕一个一米八大个拥有大白腿和D罩杯的御姐,真的。

不过啊,这种事我表示我们早就适应了,反正胖爷也说了,时间到了应该自然就好了吧,虽然我不是很相信,但毕竟不用papapa了,所以我很开心。
昨天,哦,也就是星期四,我和吴邪去买内衣,突然发现身下一股热流,内裤里瞬间感到黏黏的,这种感觉真的说不上来,浑身发热,赶紧窜到洗手间,脱下裤子,然后一脸淡定的走出了卫生间。拍了拍吴邪“姐姐,我好像来亲戚了…”

被拍的人明显一愣“啊?”
“靠,我说我来姨妈了”

然后我们从去往内衣店的路立马转到了去往超市的路。
我还是第一次买那个东西,也不知道那个好一点,就在去的路上,在吴邪鄙夷的目光下讨论起了苏×菲好,还是×护士好。
当我们买齐所以物品后回到家里,我开始抱怨为什么变成了女人吴邪的白兔也比我的大,然后他贱兮兮的问我“羡慕啊?”随后得到了我一记软妹拳。
我问他,我辣吗?他告诉我,辣倒是不辣,但是应该更软,更紧了吧。然后,他第二天就没出去家门,连胖爷他们叫他喝酒都没去,原因是晚上回家摔了,眼眶青了。

2018年24号
天气:管他怎么样呢。